不能讀取工具條配置

長寧老區委書記人稱“最美五老”,他有個“未來十年”愛心承諾

發布時間:2019年11月13日 來源:上觀新聞 訪問量:

“我這個獎項,厲害了!”

87歲的李仁杰,一生中見過許多大世面、經過各種大風浪,可當他捧起那座“最美五老”獎杯時,依然難掩激動。全國一千多萬名老黨員、老專家、老教師、老戰士、老模范等“五老”中,只有12人獲得中國關工委的“最美五老”稱號,上海獨此一人。

老人從玻璃柜子里拿出這個珍貴的獎杯

這位入黨73年、當過長寧區區委書記的離休老干部,耄耋之年還四處奔走,給領導干部上主題黨課、給孩子們講革命傳統,還有一個身份——慈善公益人。

他總說:“我們共產黨不是要解放全人類嗎?捐一點錢微不足道,這就是共產黨員的初心!”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是這位老人一生的信仰。

一生懷著對黨的信仰

留下精神和物質財富

近日,記者到李仁杰家中造訪。

一直在長寧工作的李仁杰,住在長寧區武夷路、延安西路一棟老房子里幾十年。推開老式鐵門,順著蜿蜒的木樓梯拾級而上,老人已在樓梯口等候。他遠遠向記者伸出手,雙手有力。這位滿頭白發的老人,夾克衫內穿一件大紅T恤,精神矍鑠。

老房子并不起眼,頗有古意的門頭吸引了記者的注意

下午,正是老人的工作時間:茶幾上放著還沒改完的稿子,最近他有幾場黨課要上,還要充實一些內容,盡可能增加信息量。室內墻上掛著他自己的書法立軸,室外陽臺里種滿花草……充實而有序的生活可見一斑。

慈善,是李仁杰目前生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從前幾年開始,他每年資助居住地所在華陽街道飛樂居委會的3名貧困學生。以前每個學生給3500元學費,如今兩個學生考上了大學,年資助金額增加到每人5000元。

李仁杰很關心他所資助的學生

“光給學費是不夠的,我對他們要求很高。”李仁杰摘下老花眼鏡,認真地向記者介紹起他的三個“小朋友”:“兩個男孩子,一個女孩子,他們家里經濟都很困難,但三個人都要求上進,在學校里助人為樂,有一個已經在爭取入黨。”

“李爺爺”每年都要跟孩子們見面,親手把學費送到他們手里,還附帶幾本好書,要求每人年底寫一篇讀后感。他常說,青年是我們的未來,為了紅旗飄萬代,就要關心下一代,要教他們好好規劃自己的人生。

而關心下一代這件事,李仁杰做了十多年。2003年12月,他擔任長寧區關愛下一代協會會長,后來協會改名為“關工委”,他一直擔任常務副主任到82歲。那時候,他對青少年進行普遍性的主題教育,每年結合黨史、國史、軍史選定一個主題,培養報告員在全區宣講,每年使四五萬青少年受益。在他帶領下,長寧區關工委三次榮獲全國先進稱號。

那是2005年5月,李仁杰與一位老友、香港愛國人士姚連生見面。姚先生為他的熱誠所感動,當場決定拿出30萬港幣為農民工孩子捐資助學,李仁杰將其定名為“長寧區關心下一代——姚連生獎勵基金”。

善款每年產生的1.65萬元利息,被用于資助孩子們上學。但李仁杰越來越覺得“錢太少了”。他決定發動捐款,自己也掏腰包拿出5萬元,把資金池擴大到139萬元,還把基金名稱改成長寧關工委“愛心育苗基金”。

2014年底,老人82歲那年從關工委退了下來,又自己捐出30萬元。為何出力又出錢?李仁杰說,他要給關工委留一筆財富,以后服務得少了,更要盡自己一份力。其實,這也是他多年在工作崗位上養成的習慣——心中裝著老百姓,時刻把老百姓的事放在第一位、把老百姓的困難當自己的困難;同時,他希望別人做到的事,自己總會帶頭去做。

未來十年的愛心承諾

今年開始,李仁杰夫婦倆又捐出更多錢。他和老愛人商議,2019年到2028年,每年拿出4萬元積蓄,專門用來獎勵華陽街道熱心搞居民區工作的志愿者。這是因為,他總是看到有很多熱心人在無償為社區奔走服務,其中有許多自己健康狀況和經濟條件都不是很好的老年人,他希望通過一些資金鼓勵他們。

李仁杰夫婦一直很恩愛

在與街道達成捐款規劃中,李仁杰寫上兒子的名字。他說,十年計劃對他們老夫妻而言并不算短,若是他們百年了,無法達成承諾,兒子也能延續這份愛心。

這樣的老人,會有一個怎么樣的家庭?又是怎樣教育家人的?李仁杰說,他有一位賢內助。愛人高鳳英解放前是紡織女工,后來擔任上海紡織機電廠黨委副書記,長期從事政工工作。“我們經常一起探討工作、互相幫助,她常給我出主意,與親戚朋友都相處得很好。”

在李仁杰眼里,老愛人善于待人處世,是他的好伴侶、工作上的好參謀和孩子們的好母親。他由于工作繁忙,家中子女教育、各種家務幾乎都由愛人一手承擔,任勞任怨。

“我們的子女積極努力、和睦團結,對我們很孝順。”李仁杰說,大女兒出生時未足月身體一直不好,后來英年早逝。二女兒和小兒子從小讀書用功、品學兼優,恢復高考后都考入華東紡織工程學院學理工科。老人如今三代同堂,享受著天倫之樂。

而他對小輩的革命教育和愛心教育,從未停止過。十幾年來,老人不斷捐款,孫輩會問為什么,他總回答說:“我們當年參加革命為了什么?就是為了我們的下一代有飯吃、有衣穿、有書讀,現在條件好了,但國家還有許多困難,社會上還有許多困難家庭和孩子,需要我們去幫助……”

興致好的時候,李仁杰會跟家人聊聊往事:他的老家在無錫,幼年正逢抗戰全面爆發,日軍打到無錫。全家人一路顛沛、逃難到上海,過著低人一等、沒有尊嚴的生活。中國人種的白米,自己吃不到,連碎米還要排隊購買,日本人強行在學校里教日語,他和同學們在課上吵鬧,以示反抗。后來日本人投降了,沒想到國民黨打內戰,物價飛漲,民不聊生。當時他在上海南洋模范中學讀書,參加學生運動,訪問難民、助學義賣,1946年10月參加共產黨,那年只有14歲……

一位有幸福感的老人

李仁杰很愿意談自己參加共產黨的心路歷程。他參加地下黨時還在上高一,先是搞班級工作,一年多后又擔任南洋模范中學地下黨的黨支部委員,并被選為全校學生自治會的主席。在地下黨的領導下,他到杭州春游、反對美國扶植日本等運動,遭到學校多次警告。之后他父親把他鎖在家里,于是他翻出鐵門,后來被組織派往蘇北解放區,當上地下交通員,任務是把有家眷的技術人員全家接進解放區。而李仁杰這個名字就是干革命工作時的化名,他的原名叫謝紹申。那時候的他,根本沒想到自己今后能擔任區委書記,參與和領導一個地區改革開放的初期工作。

老人的講述總是充滿力量、滿是信念,這或許也是人們喜歡聽他講課的原因。2005年以來,李仁杰作為長寧區“五老”報告團名譽團長,主題教育報告超過330場,4.6萬余名青少年聽了報告。

他在七十歲和八十歲那年,分別寫下兩本回憶錄。他這樣評價自己:“我一生勤勤懇懇,盡職盡責;不墨守成規,勇于創新;待人誠懇熱情,平易近人;艱苦樸素,深入群眾;這些作風應該永遠保持下去,當然我也有不足和缺點。今后,我將按照一個老共產黨員的要求,發揮余熱,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身……”

這樣一個能充分實現自我價值的人,必然是充滿幸福感的,哪怕背后有著數不清的艱辛付出……




11选5平台网址 星星武汉麻将有挂吗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 手机网上赚钱的软件 安徽快3开奖记录 31选7开奖走势图 吉林11选5和值走势图 广东11选5人工计 网上股票怎么玩 大嘴棋牌游戏中心好 sg飞艇是哪一个国家 网络信贷理财平台 22选5好运三技巧 秒速飞艇在线计划平台 江西多乐彩 3d彩吧开机号 极速快三害死人